易购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易购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5 20:46:5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引发共鸣,也带来争议。5月19日,央视新闻新媒体访谈栏目《相对论》第二期播出,央视新闻记者庄胜春对话前驻外大使,前外交学院党委书记、常务副院长,外交学院教授袁南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可现在,人们正对美国抱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感情——可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之前在写文章时提到,自媒体时代的今天,外交人士面对公众声音,既要了解和尊重民意,又要不唯民意。很多人认为说得对,但也有一些批评的声音。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这些批评的声音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交学院2014级外交学系学生倪朱仪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转变同样体现在欧洲各国政府的层面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英国,市场调查机构舆观(YouGov)的民调显示,尽管英国在今年1月刚刚脱离了欧盟,但当人们被问及英国应该与欧洲还是与美国建立更牢固的关系时,35%的英国民众认为应该优先考虑欧洲,只有13%的人认为应该以美国优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交学院2011级英语系学生孟繁超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爱尔兰时报》专栏作家芬坦·奥图尔(Fintan O’toole)在评论特朗普言论时表示:“两个多世纪以来,美国让世界人民可谓是百感交集:爱与恨、恐惧与希望、嫉妒与蔑视、敬畏与愤怒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说,中国人戴口罩,既保护自己又保护别人,西方人是生病了才戴口罩。再比如,中国是大一统国家、大一统社会、大一统文化,集体主义思想深入人心。老百姓配合,“封城”容易到位。西方国家崇尚自由主义、个人主义,“封城”不容易到位。纽约很多人拿着枪去找州长要自由、要民主,特朗普还支持,说你们下一次选举把州长给选下去。为什么?因为这个州长是民主党的。这就是美国感染人数、死亡人数一直往上涨、下不来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有一些人会说,您提到要防止对美国误判,会有点软。您怎么看?